收藏本页 | 设为主页 | 随便看看 | 手机版
普通会员

郑州市北斗化工有限公司

化学试剂、化工产品、医药原料、医药中间体、麻黄素、盐酸羟亚胺、甲卡西酮、甲卡...

荣誉资质
陈一舟:“当然程炳皓会恨我 ” 开心网创始人程炳皓回应“谈不上
发布时间:2019-11-08        

  原标题:陈一舟:“当然程炳皓会恨我 ” 开心网创始人程炳皓回应“谈不上”

  近日,一则人人网卖身公告再次将陈一舟推到风口浪尖,作为国内早期的社交网络平台,人人网(校内网)承载了很多人的青春,在互联网发展没有现今这么普及,电话费依然昂贵的十几年前,“找同学,上人人”成为了一代人的经典回忆。

  而10月16日晚,“王峰十问”中王峰对话CEO陈一舟,讲一件陈年往事翻出来,便是当年的“真假开心网之争”事件。

  王峰:5Q校园网,你不提我们都快忘了,哈哈。还有一位同学。不知你还愿不愿意提起程炳皓了,一个真假开心网之争,让你们曾经对簿公堂,两年前程炳皓也已经离开了自己一手创办的开心网,一走了之,救人要紧!佛山公交车急驰医院协,很多人都替程炳皓感到惋惜。当初为了对他发起阻击战,你不惜背负了假开心网的骂名,事后多年,你觉得那场阻击战打得值吗?事实上,你确实阻击了在白领市场红遍一时的开心网,但自己最终也没成。我想说的是,如果程炳皓没有被你阻击,当年的程炳皓开心网有机会成长为互联网市场上的一棵大树吗?

  陈一舟:你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一个可以证明的事实是,开心网是QQ农场阻击成功的。QQ农场把人人开放平台上开心农场原代码买过去,自己运营,把Qzone用户大部分导过去了。你可以看到当时的Alexa曲线,QQ农场推出以后,Qzone增长迅猛,而人人(当时还叫校内)和开心网增长曲线马上平下来了。农场偷菜是中国互联网的一个首创,也是各国社交网络崛起的重要原因。但是你看发明偷菜的上海五分钟公司好像也没了。商业竞争是残酷的,当然程炳皓会恨我。将心比心,如果换我,我也会恨他。

  对此,程炳皓正式在微信公众平台发文表示:“所以,陈一舟先生所谓‘当然程炳皓会恨我’,其实谈不上。”“而这十年来,我睡梦中都无数次复盘此事,离开开心网后,我突然明白,‘真假开心网’一案,如果我应对得当,很可能是开心网一个难得的发展契机。”

  而对于陈一舟没有正面回答王峰的提问,陈炳皓认为:“陈一舟先生在对话中,避而不谈王峰提到的“背负假开心网的骂名”,而是重点谈论“QQ农场”对人人网和开心网的影响,但是,人家腾讯没有“不正当竞争”,没有违法啊。”

  “假开心网”这种不正当竞争手段,在中国互联网历史上,仅此一例,希望以后也不会再有。

  也许有人只关注结果、只关注输赢;但是,我更觉得“竞赛是否公平”、“选手是否遵守规则”、“违法行为是否得到应有惩罚”这些问题,至少同样值得关注。

  线月,程炳浩从新浪辞职后创办北京开心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上线。据悉,在在注册域名时,“”域名已被他人注册,于是开心网的域名用的是kaixin001.com。

  开心网的流量已经赶上了人人网。短短半年时间,开心网注册用户即已突破500万人,成为国内知名的社交网站。在开心网走红之后,陈一舟找到程炳皓,想要收购开心网(kaixin001.com),不过被程炳皓拒绝。

  由于两家开心网一时难辨真假,“正牌”开心网注册用户上升趋势明显减缓,大量的用户被误导投奔“假开心网”

  2009年5月,开心人公司(开心网)以不正当竞争为由将千橡互联公司(人人网)告上法庭,要求其停止使用“开心网”网名,停用使用kaixin.com域名,赔偿经济损失1000万元,公开赔礼道歉,并承担诉讼费用。

  在复盘此次危机的时候,程炳皓曾表示:“(假开心网”打败了真开心网吗?)当然不。虽然我们遭受了很大的损失,几千万本来应该属于我们的用户被劫持走了,这件事的处理凸显了我在刚创办公司时候商业意识的不成熟,如果此事能够避免,我们应该能够有更多资源和时间,会对公司运营带来很大帮助。尽管如此,我们的主流用户群仍然用线年我们终于迎来法庭最终判决,假开心网关闭。”

  有很多朋友发给我这个链接:陈一舟激辩王峰十问:我不是不想打硬仗,而是不想打一定会死的硬仗!

  一个真假开心网之争,让你们曾经对簿公堂,两年前程炳皓也已经离开了自己一手创办的开心网,一走了之,用余额宝买的火车票退票后钱退到哪里,很多人都替程炳皓感到惋惜。

  一个可以证明的事实是,开心网是QQ农场阻击成功的。QQ农场把人人开放平台上开心农场原代码买过去,自己运营,把Qzone用户大部分导过去了。你可以看到当时的Alexa曲线,QQ农场推出以后,年菜菜谱之团团圆圆—吉祥黄金球的做法详解,Qzone增长迅猛,而人人(当时还叫校内)和开心网增长曲线马上平下来了。农场偷菜是中国互联网的一个首创,也是各国社交网络崛起的重要原因。但是你看发明偷菜的上海五分钟公司好像也没了。商业竞争是残酷的,当然程炳皓会恨我。将心比心,如果换我,我也会恨他。

  如果没有QQ农场,人人网会活得更好一点,开心网也会上市。但是,如果腾讯最后还是祭出微信,老二老三还是非死不可。唯一的可能性,是当时人人和开心合并,把学生和白领用户群打通(直到现在,这两个群体还是非常隔离的),然后还必须奇迹般的要么自己搞出一个微信样的产品要么收购一个微信产品比张小龙的微信早点推出外加拼命推广。

  1、王峰所说的“真假开心网之争,让你们曾经对簿公堂”,这一案,法院终审裁定:“假开心网”的运营实体-千橡集团,构成了不正当竞争,法庭禁止千橡使用“开心网”或近似名称。

  陈一舟先生在对话中,避而不谈王峰提到的“背负假开心网的骂名”,而是重点谈论“QQ农场”对人人网和开心网的影响,但是,人家腾讯没有“不正当竞争”,没有违法啊。

  4、当年的判决裁定,千橡赔偿开心网40万元,舆论公认,相对于开心网的损失和千橡的违法所得,这个赔偿金额不值一提,违法成本过低。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